<address id="fzzj7"></address>

      <form id="fzzj7"></form>

        <form id="fzzj7"></form>

              <form id="fzzj7"></form>

              <address id="fzzj7"></address>

              地方公務員考試

              您當前位置:公務員考試網 > 招考 > 時政熱點 > 時政熱點:這些年輕人個稅APP上“被法人”

              時政熱點:這些年輕人個稅APP上“被法人”

              2019-01-15 11:09:34 公務員考試網 http://www.guandaoshyb.com/ 文章來源:中國青年報

              30歲的佘騁南在今年1月3日下載了個稅App,發現自己比周圍人多出了一個“辦稅權限”,點進去后發現自己是“重慶界達建筑勞務有限責任公司”的法人。通過天眼查App,他發現自己還是一家企業的股東、四家企業的監事。

              這不是個案。隨著個稅App的上線,還有些年輕人遇到了“被就業”“被法人”的問題。在別人填報專項附加扣除信息的時候,他們卻不得不走上了一條證明“我不是我”的維權路。而這條路并不平順。

              公司開了上千萬元的發票,我卻不知道

              發現自己“被法人”的第二天,佘騁南就跑到暫住地的派出所報案,被告知“這事你得找工商部門”。隨后,他去了“重慶界達建筑勞務有限責任公司”注冊的登記機關——重慶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江北分局,被告知要先到公安局去立案或通過行政訴訟才能將此前的商事登記進行撤銷。

              佘騁南并不想通過起訴來解決,“太復雜,自己被注冊的五家公司涉及到重慶不同區域的工商管理部門。”他在工商部門的辦事窗口打印了這家公司的檔案資料,上面顯示公司注冊資本是600萬元,申請登記日期是2018年3月15日。但他知道這和自己沒有半點關系。

              簽字不是他的,身份證用的是他在2015年辦的、但在2016年就丟失的那一張。佘騁南補辦后的身份證上面的有效期從2016年11月開始。

              和佘騁南有著相同遭遇的不只是他一個人,記者采訪到其中的一些人。起初,大家都不明白,為何本人不到場,工商部門就能通過審核。大多數人得到的答案是過去工商部門只是負責形式審查,不做實質審查,代辦人拿著本人身份證就能成功辦理企業的登記注冊。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撥打了北京12315投訴熱線詢問,工作人員表示,為了防止身份信息被冒用于商事登記注冊,北京從2017年開始通過App平臺實名認證,并且還要本人拍照。但早些年還沒有這種功能,而目前對這類識別認證方式,各地推廣的進度也不一樣。

              這些“被法人”的群體發現,出現“被就業”的情況,用戶在個稅App上還能點擊“申訴”按鈕,但是一旦“被法人”就沒那么簡單了。在辦稅權限一欄里,點擊“解除授權”,只彈出寫著“法定代表人(負責人)和財務負責人的辦稅授權信息不可變更”的提示框。

              佘騁南的立案過程一波三折。他給重慶市市長公開信箱寫了投訴信,得到回復說,要去案件發生地立案。佘騁南又去了相關的派出所和相關的刑警支隊,但警方表示無刑事犯罪記錄無法立案,并建議佘騁南前往工商部門查詢當時代辦人的資料。佘騁南被告知還需要去派出所開身份證掛失證明,并去稅務機關了解企業的納稅情況。

              這令佘騁南沮喪。1月9日,他在稅務所查到自己擔任法人的這家公司曾開具100多萬元的發票,納稅情況已屬“非正常狀態”。這意味著,“我以后可能無法成立其他公司,社會信用記錄、貸款等也會受影響。”

              佘騁南連著跑了好幾家派出所。有戶籍所在地派出所、有公司房屋注冊地所在的派出所、公司工商登記備案機關所在派出所和實際辦理登記手續辦事大廳所在地的派出所。折騰了一周,還是沒能立案。

              在上海工作的陳世俊比佘騁南的情況更復雜,他被注冊成為法人的公司在重慶,曾經在稅務部門開了1000萬元的發票,處于納稅“非正常狀態”。當重慶市兩江新區天宮殿稅務所的工作人員打來電話和他核實這件事時,他頭皮發麻。

              鑒于本人并不知情的狀況,稅務所的人員告訴他,要先去工商部門辦理相關證明材料,證明自己的身份證被人冒用后,稅務部門才能進一步核實處理。身在異地,陳世俊已經按照有關部門的要求,郵寄了相關材料,“還在等結果”。

              出了這件事,陳世俊的單位也替他著急。因為任職時他給單位簽過廉潔承諾,陳世俊最擔心的是這么一筆巨額的發票,如果不能及時解決,自己會承擔什么后果。

              公司被注冊在異地,成為許多人的困擾。在一個維權群里,一些人的名字后面備注了被注冊公司的所在地,有的在深圳,有的在沈陽,還有的在西藏。

              “眼看著就要過年了,車票都不好買,怎么辦?”一些地方的工商部門表示要本人前去才能調取相關資料,有的人發現開個身份證補辦證明都有困難,有的人擔心自己的企業已經在被列入“黑名單”的路上。但更多人怕去一次根本不能解決問題,“連睡覺都夢到自己去工商部門。”

              每多一處簽字 就要多做一個鑒定

              在西安工作的張渝瀟遇到的事情更吊詭。在他的個稅App上辦稅權限一欄中顯示出“西安市未央區張渝瀟物資銷售部”,上面的主管稅務機關是“國家稅務總局西安市未央區稅務局”。

              但這家個體工商戶就像“人間蒸發”似的,在全國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中,根本查不出來。

              1月4日,張渝瀟請假去了工商部門查問。工作人員很明確地表示,沒有這家商戶的注冊信息,也沒有過注銷情況。后來,他又去了這家個體工商戶所在的工商所去查,也沒查出任何信息。

              直到去了未央區的辦稅大廳,在這里的工作人員查到了這家商戶,稅務登記時間是在2014年。后來,他又去未央區稅務局詢問,工作人員讓他寫一份情況說明、提供報警回執單和工商查詢證明。“但工商說證明開不了、公安也不受理,都讓我和稅務局聯系”。

              無奈之下,張渝瀟打了12366投訴,三天后,未央區稅務局工作人員來電表示要具體見面了解情況。

              張渝瀟發覺,這家個體商戶辦理稅務登記的信息明顯有問題,“我2012年10月就把戶籍轉回了漢中市,但稅務登記是在2014年,上面的戶籍地還是西安市。”更讓他生疑的是,個稅App上顯示的“統一社會信用代碼”和一般的個體商戶注冊的信用代碼不一樣。“我的這個代碼全是數字,就是我身份證號碼后面再加上‘01’,但正常的信用代碼應該是數字與字母混合。”

              1月14日,是張渝瀟約定好去未央區稅務局見面的日子,但他只是去做了筆錄,告知了其賬戶的銀行卡信息。

              “別人還能起訴假冒者,我怎么辦?”眼前的處境,讓張渝瀟哭笑不得,“沒有營業執照我能起訴誰,更何況稅務那邊顯示繳納正常。”

              記者采訪到的“被法人”的人發現,都是申請辦理撤銷,處理進度卻大不一樣。

              有人在苦惱,因為當地的民警告訴他,去直接起訴被注冊的公司。“我自己是法人,我起訴我自己?”有人覺得大城市在處理這種情況還有些經驗,一些小地方的工作人員根本不知道怎么處理。

              2015年,王乾和妻子的身份證都被偷過,如今,兩人分別是上海兩家公司的法人,今年元旦后,他開始為自己和妻子“維權”。

              他先聯系了自己被注冊為法人的公司所在的市場監管局,被告知要提交身份證補辦證明、商事登記的撤銷申請書等材料。“為了開個身份證補辦證明,和派出所的人‘磨’了好久。”幾天下來,他終于把材料交齊了。他又跑去另一個區的市場監管局為妻子申請撤銷,“卻多了一個要求。”

              “申請人要提供司法鑒定中心出具的證明公司設立登記檔案中申請人簽字非本人簽署的筆跡鑒定意見。”工商部門的工作人員告訴他,企業登記注冊時的材料中,只要發現一處申請人的筆跡,就要做一處鑒定。“不是我們的錯,卻要我們承擔費用?”王乾表示,現在妻子申請撤銷就“卡”在這個環節。

              “為什么同一個城市程序會不一致?”在北京的郭青梅發現自己“被法人”后,便打電話到公司注冊地的登記機關反映情況,工作人員告訴她,這種情況需要先向該公司所在轄區的工商所舉報。

              工商所一開始的回復很直接,讓她走行政訴訟,“這樣比較快”。只要準備包括身份證掛失材料、復印件、關于身份證被冒用的報案回執以及個人筆跡司法鑒定結果在內的四份材料去提起行政訴訟就行了,勝訴后筆跡鑒定費用由工商部門承擔。但如果她堅持在工商部門立案,這筆費用就要由郭青梅本人承擔。

              一開始,她想著要不就走行政訴訟,但先后撥打了“12368”“12348”兩個法律服務熱線,被告知起訴需要準備起訴狀、身份證復印件以及個人權益損害但未被工商部門受理的申請書材料。“問了半天,電話里的律師也說不清未受理的申請書材料是我來出還是工商那邊出。”

              郭青梅的一位朋友告訴她,北京門頭溝那邊曾處理過一個類似案例,受害人只需提供自己的有效筆跡簽字即可。1月9日,郭青梅還特地詢問了門頭溝分局,對方表示無需其本人提供筆跡司法鑒定結果,只需提供有效簽字筆跡。

              郭青梅想不通,如果不起訴,筆跡鑒定到底應該誰來做?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曾就這個問題詢問過北京市一個工商分局,工作人員表示,出現被冒用身份證信息注冊企業的情況,最好是通過“撤銷登記”而不是“注銷企業”的方式,這樣能確保丟失身份證后發生的商事登記不作數,而在該區,通過工商部門來辦理行政撤銷,筆跡鑒定的費用由工商部門來出。

              “不能少做幾處鑒定嗎?”郭青梅最開始詢問工商所的工作人員,被直接否定。和郭青梅相比,一位在深圳網民的經歷最令大家吃驚,她是1家公司的法人、2家公司的監事、35家公司的股東,在工商部門打印出的材料中顯示她有38處簽字,“我難不成要做38個鑒定?”

              相關內容推薦

              華圖教育:huatuv
              想考上公務員的人都關注了我們!
              立即關注

              10萬+
              閱讀量
              150w+
              粉絲
              1000+
              點贊數

              大富豪彩票 荣成 林芝 塔城 云南昆明 衡水 馆陶 扬州 珠海 章丘 渭南 渭南 南安 天长 天长 渭南 广汉 苍南 乌海 六盘水 聊城 潍坊 阜阳 南阳 霍邱 西藏拉萨 德清 遂宁 台中 绵阳 雅安 海安 桐乡 日土 霍邱 黄南 荆州 山南 果洛 广饶 杞县 湘西 偃师 宁德 吕梁 桂林 南充 临海 十堰 凉山 平潭 西双版纳 大连 泰兴 甘孜 乐清 乐平 防城港 桓台 聊城 单县 淄博 博罗 菏泽 定西 顺德 三亚 咸阳 武威 包头 顺德 广元 湖南长沙 安康 中卫 余姚 威海 克孜勒苏 鹤岗 海宁 琼海 仁怀 安吉 塔城 阿勒泰 通化 龙岩 揭阳 安徽合肥 商丘 吕梁 湘潭 许昌 汕头 安吉 珠海 双鸭山 咸宁 鄂州 沧州 张掖 新乡 延边 阿拉尔 海西 宜宾 吴忠 龙口 昭通 三亚 汕尾 镇江 铜陵 乐平 仁寿 三河 博罗 嘉兴 屯昌 辽阳 长治 图木舒克 临猗 南平 淮北 株洲 本溪 广汉 马鞍山 昌都 海南海口 保定 迁安市 那曲 德清 汉川 云南昆明 涿州 安康 广州 吉林长春 牡丹江 驻马店 广元 宁夏银川 桂林 海南 南安 郴州 恩施 鹤壁 海南 南安 神木 临猗 赤峰 三亚 泰安 江苏苏州 东阳 保亭 嘉兴 莒县 青海西宁 济宁 张家界 海宁 伊春 醴陵 荆门 襄阳 大庆 新余 济南 泰州 仁怀 池州 三门峡 泸州 项城 临沧 库尔勒 扬中 襄阳 吉林 七台河 蓬莱 仁寿 三亚 通辽 舟山 商丘 西藏拉萨 巴彦淖尔市 韶关 泗洪 涿州 昭通 蓬莱 霍邱 邹城 澳门澳门 唐山 德州 防城港 玉林 秦皇岛 东营 商丘 柳州 新乡 随州 晋城 阳春 杞县 中卫 延边 陇南 铜陵 湖北武汉 临夏 锡林郭勒 郴州 黔东南 石狮 赤峰 承德 巴中 章丘 曹县 咸宁 海丰 保山 许昌 高密 怀化 海南海口 鄂州 海南 偃师 四川成都 晋城 大连 永州 青州 新余 固原 达州 博罗 鹰潭 内江 固原 齐齐哈尔 安庆 十堰 邵阳 宜春 河池 涿州 黔东南 扬中